永远的红井-江西新闻网-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发布日期:2022-01-08 01:24   来源:未知   阅读:

  和每个沙洲坝人一样,52岁的杨瑞平从小熟知红井的故事,他的曾祖父杨世桂还参与了红井的挖掘。“当时,村民吃的是脏塘水,大家洗衣、洗菜甚至洗尿桶都在塘里,毛主席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很难受。”杨瑞平介绍说,“毛主席找了几天,才找到这处水源,为了使井水更干净,他还亲自下到井底铺沙石、垫木炭,井水打出来那一刻,全村都轰动了。”

  最近,沙洲坝村两委干部完成了一次全村“人口普查”,摸清了60岁以上老人的人数、家庭情况、健康状况。

  从“没水喝”到“有水喝”“喝好水”,广西农业农村厅原党组书记李新元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水润沙洲坝,昭示了一个百年大党的拳拳之心,这是一以贯之的人民立场,更是跨越时空的精神传承。

  多少年过去了,红井迎来了一群又一群党员干部、一批又一批游客,他们聆听着当年的故事,感悟着这段历史;多少年过去了,汩汩而出的红井水,生生不息,它所映照的初心,正一代又一代地赓续着、传承着。

  红井革命旧址群的一个展馆里,一幅中央苏区交通干路图赫然在目,图上以瑞金为中心的22条干线道路及县区乡支线道路向四周延伸。瑞金市史志研究室廖九平说:“当时正是第五次反‘围剿’期间,战争形势非常危急,可我们党还规划着要修路,要流通商业、方便群众。”

  “原来的沙洲坝可不是这样。”村民杨爱民对“一个坑,两块板,猪在旁边喊”的茅厕印象最深,“夏天上个厕所,经常被叮一屁股包。”采访中,杨爱民请记者一定要去他家坐坐,他说:“现在我们的居住条件好了,家家户户都用上了冲水厕所。”

  1988年,村里建起了第一口机井,用抽水机把水送到3个集中供应点。1990年,沙洲坝镇建起自来水厂,沙洲坝村在当地最早用上了自来水。2003年,沙洲坝村实现与城区并网供水,水质得到极大改善。今年5月,瑞金市投资1000余万元,对沙洲坝村及周边区域自来水管网扩容改造。

  在沙洲坝村不同的时间维度里,都是党员干部知重负重、苦干实干、攻坚克难。正是他们,一步一个脚印,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变为现实。

  以前,这里污水横流,气味难闻,但村里缺资金修缮。针对这类群众关注度较高的身边小事,诈骗1亿多元!柳州这2家公司涉嫌虚构回迁房指标-广西,瑞金市在“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中,给每个行政村单列4万元资金,组织实施“微实事”工程。

  我们党在苏区时期的生动实践,没有因为光阴的流逝而褪色,这种念兹在兹的使命担当、这种扎根人民的深谋远虑,一直延续至今。

  沙洲坝村属喀斯地貌区,只有一条“旱河子”流经村庄,一年有半年几近干涸。正如当地民谣所唱:“沙洲坝,沙洲坝,三天无雨地开坼,有女莫嫁沙洲坝……”

  冬日瑞金,漫山硕果,橙香飘溢。

  岁月更迭,初心不改。沙洲坝村的党员干部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努力把“民”字写大,把“民”事做细,真心实意为群众谋利益、办实事、解难题。

  紧邻红井的沙洲坝八一希望小学,其前身是苏区时建立的列宁小学。村民杨瑞平的爷爷曾是列宁小学的老师,他说,虽然那时条件艰苦,苏维埃政府却十分重视教育,免费接收学生就读,为的是“让孩子们可以点亮眼睛”。

  “红井北安置区没有路灯导致群众摸黑出门,已解决”“新屋家小组山塘存在脏乱差问题,12月底解决”……沙洲坝村村委会办公楼醒目处立着一块“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项目公告牌,15个项目的简介、责任人、办结时限一目了然。

  群众利益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

  “准备给老人发一个大礼包。”沙洲坝村党总支书记杨航说,“从明年起,将为村里496位60岁以上老人缴纳医疗保险费,我们不但要解决村民急难愁盼的问题,还要让他们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随着时代发展,井水已渐渐不能满足需求。1982年嫁过来的古惠英,从未想过用水会这么难,挑水要到几里外的山上,一天得挑好几趟。她说:“我偷偷哭过很多次,当时真后悔嫁到了沙洲坝。”

  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从苏区时期提出解决“柴米油盐”问题,到今天实施“微实事”工程,折射的是共产党人永远不变的为民情怀和追求。

  “毛主席当年在瑞金,亲手为咱挖红井,泉水清又清,领袖爱人民……”行走在位于沙洲坝村的红井革命旧址群,不时传出饱含深情的《红井水》歌声。

  倾心抓好急难愁盼的“微实事”

  “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捏着鼻子走这一段路了。”看着家门口10余米的雨污沟整修完毕,村民杨木生满心欢喜。

  沙洲坝人不会忘记,早在脱贫攻坚战打响前3年,《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实实在在的政策、真金白银的投入,让沙洲坝村发生了巨大变化。改水改厕、改造土坯房、修路、亮化美化……沙洲坝成了远近闻名的红色美丽村庄,还走上了乡村振兴的康庄大道。

  当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曾发布《优待红军家属耕田队条例》,专门组织人员为红军家属开展耕种、砍柴、挑水等义务劳动,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本报记者 张天清 郑 颖 郑荣林

  1951年8月,中央人民政府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来到沙洲坝村慰问烈士家属,一系列优抚政策也接踵而至,英烈后代们倍感温暖和光荣。

  今年年初,村里投资建设的红景宾馆对外出租,每年有50多万元收入。“村集体经济壮大了,一些以前想干又干不了的事,就可以上马了。”杨航有了很多新打算:修公墓、提升村容村貌、建便民服务中心……

  一场延续80多年的民生接力

  让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谈到水的话题,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谢共产党!”

  12月中旬,记者来到这里,找寻“我为群众办实事”的逻辑起点,感悟百年大党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使命。

  这是1933年9月毛泽东带领当地群众亲手挖出的水井,后人亲切地称之为“红井”。时光流转、世事变迁,这口有着光荣历史的红井,见证了沙洲坝村从贫穷走向富足,见证了原中央苏区从落后奔向振兴,见证了我们党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

  民有所呼,必有所应。解决沙洲坝人的用水问题,从开挖红井开始,上演了一场持续88年的民生接力。

  近日,又一个好消息传来——总投资达17.7亿元的瑞金梅江引调水及供水工程项目已经开工,沙洲坝人用水将多一道保障。

  1934年1月,毛泽东在《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中曾深刻指出:“要得到群众的拥护吗?……就得关心群众的痛痒,就得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解决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的问题,盐的问题,米的问题,房子的问题,衣的问题,生小孩子的问题,解决群众的一切问题。”

  “我的父亲杨大毛,他的名字是毛主席起的……”党员杨小春一有空,就会为游客讲红色故事。1934年10月,他的爷爷杨衍寿随红军长征,从此杳无音信。当地政府历时多年艰辛查寻,终于在2019年冬,确认杨衍寿的名字镌刻在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的英名廊上。得知消息,杨小春与家人相拥而泣:“三代人找了几十年,终于圆了奶奶和父亲的遗愿。”

  水,是沙洲坝人的命根子。缺水,曾是他们的心中之痛、心头之辱。

  “吃水不忘挖井人”。在血与火的年代,为什么一批又一批沙洲坝热血儿女,前赴后继跟着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答案就藏在这一件件小事里,因为他们知道共产党人是和他们同坐一条板凳的。”瑞金市党史专家曹春荣说,小小的沙洲坝村,有名有姓的烈士就达207人。

  和杨爱民有同样感受的还有村民杨彬。他曾是贫困户,父亲患股骨头坏死,为了治病欠下十几万元的外债,3个孩子还在上学。一筹莫展之时,党的扶贫政策犹如及时雨,滋润了这个家。如今,早已脱贫的杨彬带着家人开起了餐馆,忙碌而充实。他笑着说:“真没想到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离市中心约3公里,便是“红色名村”沙洲坝。一口老井静卧在一片田舍之间,井水清冽甘甜。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